北京时间2018年12月31日,2018游戏关键词“电竞”:逐鹿462亿级市场,发行、赛事、地方的“圈地运动”

导语:在新年到来之际,圈哥对2018年以电竞、二次元、直播…为关键词进行了分析和总结,在回望过去一年的时候,“电竞”…

2018游戏关键词“电竞”:逐鹿462亿级市场,发行、赛事、地方的“圈地运动”

导语:在新年到来之际,圈哥对2018年以电竞、二次元、直播…为关键词进行了分析和总结,在回望过去一年的时候,“电竞”成为我们不得不提的第一个关键词。

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但谁也没想到电子竞技此后15年的发展居然如此坎坷,从早期WCG三方系列赛事到DOTA2 Ti、LOL全球总决赛,从端游为主的游戏内容到PC、手机、主机等多平台、多游戏类型的全面发展,世界电竞格局的变化也在影响着中国电竞不断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据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末中国电竞产业依然处于高速发展期,2018年中国移动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462.6亿元,客户端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371.8亿元;电子竞技用户规模达到4.28亿人,同比增长17.5%;移动电子竞技游戏收入首次超过客户端电子竞技游戏,占比达到55.4%。

高达两位数的连续增长速度暗示了电竞的发展仍有极大潜力,而相比5.3亿的中国游戏玩家总规模,中国的电子竞技已经不再是一部分人的爱好,它正在向全年龄段、全游戏品类发展,电竞已经成为当下社会最喜闻乐见的娱乐形式。

2018年,中国的电子竞技选手在世界舞台闪耀夺目,取得多项世界游戏大赛冠军。央视、人民日报等多家主流媒体的报道,让电子竞技风头一时无二。在此圈哥也盘点了今年中国电竞在国际赛事中取得的部分成绩:

11月3日,IG战队零封欧洲老牌战队Fnatic拿下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冠军;

2018年,中国电竞选手在世界大赛中取得了多个好成绩,并突破了多个中国电竞的“第一次”,中国的电竞产业在多年积累后,逐渐向有赛事组织、有战队管理、有人才培养方案的成熟方向发展。《英雄联盟》S7总决赛、《Dota2》Ti9国际邀请赛先后落地中国,让中国电竞赛事举办水平也正在向世界超一流行列迈进。更多的赛事运营商、硬件供应商、广告供应商开始依附于这个新兴行业。

目前,中国的电子竞技市场主要收入包括游戏收入、直播收入、电子竞技赛事收入以及其他收入,其中电子竞技游戏收入仍占主要地位。电子竞技背后游戏公司的竞争,依然是围绕游戏、用户之间的竞争。

目前,主流端游电竞项目依然以MOBA、FPS、卡牌等类型占据统治地位,虽然电竞仍是一个新兴产业,但以《DOTA2》、《英雄联盟》等为代表的第二批端游电竞项目从热度、收入等各方面数据变化分析都已经进入下行阶段,端游电竞游戏项目开始青黄不接,端游市场时刻等待着一款极具电竞发展潜力的游戏。

但受端游热度、开发成本等问题影响,目前国内大多数游戏公司都已经取消了客户端游戏的开发,未来的端游电竞产品可能仍要着眼海外。“吃鸡”是近两年最大的亮点,但受多种环境因素的影响,其发展仍有待观察。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短时间内中国电竞市场很难一款游戏能够再次复制DOTA、LOL两款游戏在电竞方面的长期影响力。

MOBA、FPS以外的端游如何做电竞?在更垂直的视角下可以发现,电竞相较其它游戏运营活动所引发的用户活跃和参与度更高。如《梦幻西游》长年持续的电竞赛事为网易在回合制游戏存量市场筑起了一道“护城河”;《剑网三》甚至为“大师赛”专门研发OB系统和空中战斗等新的竞技玩法,向更为复杂硬核的动作类网游电竞方向探索,这都是他们持续持有西风市场的助力之一。未来的游戏市场只会更加垂直,每家公司都在坚守自己熟悉的类型领域,面对同类型产品的竞争,除了不断通过增加投资抬高内容研发的成本门槛,电竞已经成为游戏公司守卫身前一尺的重要手段。

但值得市场长期观察的是,中国电竞市场发展直接影响的是游戏的发行和运营,电竞对游戏本身起到的影响不仅是活跃玩家、增加收入,它已经成为游戏形成IP品牌效应、持续增加玩家忠诚度、完成长线运营并最终圈定类型玩家群体的“绳套”。但部分节奏更快、竞技性更轻的电竞类型手游也就面对着一个难题:受益于移动游戏市场的不断扩大,虽然移动电竞市场用户规模和收入在不断增长,但无论是腾讯《王者荣耀》还是巨人网络《球球大作战》,移动游戏本身都会在运营不久后面临热度持续降温的情况,从而影响相关电竞赛事的发展。

电子竞技赛事本身带来收入的可能性较小,长期商业化仍依赖广告赞助,游戏热度将直接影响一项游戏赛事规模大小和生命线长短。这就给行业提出新的问题:在手游短生命周期和电竞长运营周期的矛盾中,单款手游的电竞价值如何持续?手游究竟需不需要做长期电竞赛事?随着今年更多竞技类型手游的出现,或许明年我们会得到答案。

游戏发行商以外的电竞公司在思考什么呢?圈哥带着这个问题采访了量子体育VSPN CEO 应书岭,作为赛事运营商负责人应书岭将2019年电竞的突破点聚焦在了“传播”。他表示:“2018年量子体育VSPN已经承办了国内超过60个电竞项目4000余场赛事,我们认为下一个电竞传播趋势是大屏化的电视领域,这方面量子体育VSPN一直在积极布局,并争取在新一轮国家高水平对外开放和对于电竞的政策扶持中抓住机遇,走出国门。”

而在发行和赛事运营之外,地方政府则看到了电竞赛事对带动相应就业岗位、旅游等收入的可见作用,过去一年里也在挑选合适的电竞项目落地,为赛事举办提供了财力、人力和物力支持,比较典型的城市:上海。而在电竞公司、俱乐部也在不断入驻地方的过程中完成了对于城市的“圈地”,中国电竞的地方化和商业化同样正式进入“圈地”阶段,以城市为单位展开商业化布局。而公司选择地方的过程,同样也正是地方政府挑选电竞公司的过程。

2016年9月教育部增补了13个专业,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四川电影电视学院等多家高校先后开设“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并开始招生,第一批电竞专业高校大学生生将陆续于今明两年走入相对应的岗位。

据伽马数据(CNG)调查统计,截至2018年6月末全国游戏企业招聘人数规模为42.8万人,其中游戏开发、游戏运营与游戏设计占据主要比例。游戏企业人才需求需要能够系统化教学的高校和能够快速培养人才的机构共同补齐。

通过过去两年关于电竞高校专业的报道,不少玩家和家长开始逐渐了解高校电竞专业的主要培养方向是赛事导演、编导、策划、解说等专业人才而非战队选手。电竞从业人员和电竞选手培养模式也逐渐走向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同时,电竞教育的火爆也无法避免地吸引了一些浑水摸鱼之人。也就在前几天,著名《星际争霸》解说黄旭东晒出了某些高校的电竞专业考试题,考试内容并不是大家此前想象的解说、编导等电竞相关专业内容,而全是像“炉石传说中,星火术的消耗法力值为多少?”这样不切实际的游戏细节问题,被网友笑称“电竞大百科考试”“这是电竞考古系吧”,黄旭东本人评论“就是拿着电竞教育乱来”。可见目前的电子竞技专业人才培养依然存在蹭热度赚快钱、挂羊头卖狗肉等混乱情况。

圈哥为此采访了RNG战队CMO李杰明,就电竞产业人才方面进行了请教。他表示目前的电竞圈以职业化分其实包括了三个圈层:核心圈层是电竞选手、教练,他们组成了电竞赛事最基本的单位;第二个圈层是伴生圈,由战队、比赛组成的赛事体系,其中的职位包括了战队的随队营养师、理疗师,赛事策划、直转播、导播,以及现场的赛事咨询等等;第三圈层是关联圈,负责战队、赛事的市场及商业化。这里面其他人才与电竞选手的培养体系大相径庭。电竞游戏比赛

在采访中,李杰明先生揭示了目前电竞圈全线人才的需求程度:“从整个联盟、整个电竞的快速发展来看,目前整个行业普遍处于全线人才紧缺的状态。”在实地了解中国传媒大学等比较正规的学院电竞专业学生后,他发现这些专业的学生在电竞营销等方面的专业度要比普通专业的学生专业度高很多,表现出了对这批电竞人才即将进入工作岗位的期待。

职业电竞选手的培养方面,李杰明表示目前业内的选手培养流程已趋于成熟,RNG则形成了“体验营—青训营—2队—1队”逐步上升的选手进阶通道。同时他表示,随着电竞产业的进一步扩大,电竞已经成为不少年轻人的主要休闲娱乐项目,电竞选手需要发挥出榜样作用,从俱乐部的从业自觉性和责任感出发,需要输出更多正能量的内容,在选手挑选时,除了选手技术以外,选手的个人修养包括三观、人品很早就开始战队的考察范围之内。

2019年,将是首批电竞专业学生走向工作岗位的一年,虽然电竞教育发展初期不乏浑水摸鱼的投机者和良莠不齐的师资,但随着专业电竞从业者逐渐进入社会工作岗位,电竞教育的水池将更加透明,成为不断输出电竞人才的活水。

2018年被许多游戏人称为中国游戏业界的“寒冬”,而电竞却逆势而上走出了一条有别于传统游戏的道路,在“寒冬”中凭借多年积累迎来了爆发。

随着电竞开始进入亚运会等传统体育运动赛场,电竞与传统运动项目的差别正在逐渐缩小。电竞入亚的非凡意义在于:它代表“电竞”已经成为了以电脑、手机等为载体的运动项目,不再与“游戏”直接划等号,开始以更加正面、积极的形象进入大众视野。未来,随着电竞专业人才的不断补充、电竞运动员晋升通道的不断完善、直转播等载体的推动,电竞赛事的完整配套体系正在趋于成熟。

由于民众舆论对游戏的长期诟病,可能电竞距离真正被大众认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不过我们可以乐观预测,随着更多人关注和认识电竞行业的发展潜力,开始参与并真正进入这个行业,明年也必将是电竞领域百花齐放的一年。

感谢VSPN CEO 应书岭、RNG战队CMO李杰明等多位业内人士对此文的贡献!更多热点新闻尽在u赢电竞双十二 https://www.herbal-mark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