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1月22日,“这群人在电影院不看电影,看游戏直播!”26日凌晨,在渝北区新南路的一家电影院里,200多名年轻人坐进了专属放映厅,在大银幕上一起关注在加拿大温哥华举办的一场电竞赛事——2018年DOTA国际邀请赛(Ti8)总决赛。这一坐就是十多个小时,直到26日上午11点,目睹中国战队PSG。LGD最终屈居亚军,这些熬了一宿的年轻人才带着遗憾离开。不过到了晚上,这些重庆电竞迷还是听到了一个好消息,在雅加达亚运会电竞表演赛王者荣耀国际版(AoV)决赛中,中国队2:0战胜中国台北,夺得亚运会历史上的首枚电竞金牌。“打游戏也能拿金牌,升国旗奏国歌,以前想都不敢想!”一位电竞爱好者告诉本报记者。

在最权威的TI赛事上,中国队多次获得冠军,尤其是在偶数年连连夺冠,在奇数年则经常屈居亚军。

“LGD2:1领先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两年前的那个夏天要重演了。”来自涪陵的小苏是一名DOTA老玩家,他告诉记者,“没想到偶数年的规律还是被打破了。”

今年的Ti8中国总共有6支战队参加,最终只有PSG.LGD杀入前八,拿到亚军也获得了406万美元奖金(约合2700万元人民币),但显然这款游戏已经不再属于中国人。两年前,当重庆的Wings战队以碾压般的姿态拿到Ti6冠军时,也创造了电竞比赛最高奖金纪录:913.9万美元(约合6048万元人民币),央视《新闻30分》也史无前例地播出了中国电竞战队在世界舞台上夺冠的捷报,尽管只有17秒,但这段视频成为了微博和朋友圈的热门。

小苏说,“毕竟是重庆的战队,当时大家都激动惨了,媒体宣传也很多,都觉得重庆电竞的春天来了,没想到后面一切都变了。”

现在已经是本土说唱品牌Gosh商务经理的周道,曾是前Wings俱乐部经理,他表示,首先是游戏版本的变化,导致战队成绩下滑,其次是投资一支英雄联盟战队失败,资金出现问题,甚至后来连队员工资都发不出。夺冠不到一年,被电竞迷称为“护国神翼”的Wings就宣告解散。

普通玩家也在远离DOTA,小苏告诉记者:“现在网咖里都很少有人玩DOTA了,都是在‘吃鸡’(《绝地求生》)。”

“我的好友名单上,大部分都是一个月才登陆一回”,小雪也是一名DOTA老玩家,如今在一家医药公司上班,“但玩了很久,情怀还在嘛,也是种青春的记忆,就算不玩平时也会在网上看直播,以前打游戏的朋友现在大部分都是这个状态了。”

25日晚上,忙完智博会的小雪和几个朋友吃了顿火锅,然后一起赶到了电影院,一起看直播,“就像世界杯一样,不踢球的人也可以看球嘛,我们这种只看不玩的有个专门名词叫‘云玩家’。”

作为DOTA2中国总代理的完美世界,从去年的Ti7就开始在旗下的完美世界院线,组织线下的影院集体观赛活动。“重庆是第一次举办这个活动,当天晚上来了200人吧,我们也没想到。”重庆完美世界影城的负责人沈先生告诉记者,“男孩子居多,也有带着女朋友来的。我也不太懂这个游戏,不过看到这么多年轻人一边看比赛一边激动呐喊,还是感觉很新鲜。”

对于已经工作多年的小苏和小雪来说,最热衷玩DOTA的时光已经过去了,现在他们更多以“看”为主,其实更像是一种怀旧。调查显示,电竞观众人数在2017年达到了3.85亿,其中有42%的玩家只观赛并不玩游戏。

不过,电竞=游戏=玩物丧志,在父母乃至主流社会的眼中,这一现状似乎并没有得到多大改善。

虽然早在2003年11月18日,国家体育总局就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但紧接着2004年的一纸禁播令,又让电竞赛事远离电视平台14年之久。

8月26日晚,五星红旗首次飘扬在亚运电竞赛场,尽管创造了新的历史,但中国的广大电竞迷仍无法在电视上亲眼目睹比赛过程的直播。

此外,这块电竞金牌也并不会记入中国体育代表团的金牌总数,四年后,在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上,电竞才会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早在Wings之前,重庆就曾经诞生过郭斌(CQ2000)、卞正伟(Alex)、曾卓(TeD)等知名电竞选手,在去年12月举行的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总决赛上,重庆电竞代表队的团体成绩排名全国第二,与“电竞最强省”江苏代表队仅一分之差。

如今,曾经拥有丰厚电竞土壤的重庆又开始了重新起步,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在职业战队方面,目前重庆唯一拥有职业联赛席位的本土职业电竞俱乐部CQG,正在参加LDL(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次级联赛)夏季赛华西赛区的比赛,俱乐部负责人范滔表示,“我们目前正在进行天使轮的融资,希望能在一年内冲击LPL。”而LPL战队Snake今年落户重庆,Snake俱乐部总经理左雾和运营总监陆赢球都表示,落户重庆就是看中了这里浓厚的电竞氛围。

今年3月,国内知名电竞教育品牌七煌原初学院在两江新区互联网学院设立校区,首期学员已招收完成,4月中旬就已经开课。据重庆校区校长陈斯宇介绍,今年第一批学员当中,已经有表现出色的学员被腾讯和电竞俱乐部签下了。

重庆的各个区县也在积极引进电竞赛事,忠县去年宣布将投资14亿元打造“电竞特色小镇”,并建设了全国首座专业电竞场馆——三峡港湾电竞馆,并引进了国内首个由官方主办的移动电竞赛事CMEG(全国移动电子竞技大赛)。

忠县还出台了《关于促进电竞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意见》,将安排不少于1亿元的电竞产业发展资金,重点支持电竞产业企业引进、人才引进和专项政策落实等。此外,北碚区也在今年3月成功举办了2018 SLi CS:GO国际邀请赛。成立于2007年的重庆市电子竞技协会,在沉寂多年之后,目前也在积极行动起来,下半年也将主办足球类电竞赛事。

电竞第一次登上了亚洲最高级别的综合性运动会舞台。虽然还只是表演项目,但吸引了广泛关注。在推动电子竞技发展的人中,标志性的人物之一无疑是“掌门人”——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霍启刚。近日,霍启刚专程拜访新华社亚运会报道团,并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专访。

对于电子竞技,霍启刚追求的不止于成绩。“成绩当然很重要,某个代表队拿了一个项目的冠军,肯定会促进这个项目的宣传和发展。”他话锋一转,“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我们想搭好一座桥梁,把刚刚成长起来的电子体育,带到主流体育的范畴里来。这不是一小群年轻人喜欢的项目,它有着很广泛的受众,应该到更高的平台来展示。”

对于为什么他认为电子竞技也是一项“运动”,电竞直播在哪里看霍启刚说:“我觉得所有的体育项目,除了身体肌肉、功能的展示外,还要有智慧、策略、团队合作等等元素才会让赛事精彩。电子体育恰恰都符合,比如操作时的手眼协调、肌肉反应和战术策略的指定,而面对巨大的压力之下如何翻盘,也考验选手的沉稳和抗压能力。”

国际奥委会对电竞的态度正在发生变化,从最初的抗拒变为“开始考虑电竞入奥的可能性”。但对于电竞何时能够入奥,霍启刚表示,这是由国际奥委会决定的,自己不会多加猜测,联合会能做的只是去解决社会对电竞的不理解等问题,把距离不断拉近。

“我们愿意搭这座桥梁,还因为电子体育这个作为拥有大量年轻人参与和关注的项目,理应被尊重。”霍启刚说。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构建高新技术产业集聚区、建设区块链重庆测试中心……它们这样将智博会成果落地更多热点新闻尽在u赢电竞双十二 https://www.herbal-market.com/